在冰室家居住的这个地方,流传着“常世之国”和“恨之国”的说法,而“常世之国”和“恨之国”之间的“门”就是“黄泉之门”。每隔几年,“黄泉之门”便会在旧历的十二月十三日打开

零ZERO

一次,这一天被称为“祸刻”,到了这一天,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要呆在家里以躲过灾难。冰室家自古以来在这个地方担任着各种祭祀仪式的职责,而冰室家的主要责任就是在“祸刻”这一天将“黄泉之门”封印。要将“黄泉之门”封印就必须按顺序完成两个仪式,第一个是“目刺仪式”,第二个是“绳裂仪式”。这两个仪式都是以活人献祭,且被选中的人实际上就是冰室家的成员。首先举行的是“目刺仪式”,此仪式是在“绳裂仪式”之前十天举行。举行仪式的方法是在十一月二十五日那一天,选出一个七岁零九个月又二十五天的小女孩做为“恶鬼”。仪式的执行者会戴上“鬼面”和这个小女孩玩类似捉迷藏的游戏,这游戏叫做“鬼游”。和小女孩玩捉迷藏的人会慢慢地将小女孩引到执行仪式的地方,等小女孩一到那个地方两位神官就会抓住她的双手,再由家主将眼睛部位镶有两条尖刺的面具重重地按在小女孩的脸上,随着一声悲鸣,仪式宣告结束。仪式的目的是通过刺瞎“恶鬼”的眼睛来削落“黄泉之门

零ZERO”的怨气,而用来刺瞎小女孩的面具作为打开“鬼口”的钥匙,“鬼口”是通往“黄泉之门”正门的入口。这样就为绳裂仪式做好了准备。在“目刺仪式”的同时,被用在“绳裂仪式”上献祭的绳之巫女的人选也会定下来,此时巫女的年龄大约为六岁。在确定选为绳之巫女后,被选中的小女孩就只能一直呆在冰室家中不能出去,由神官来照顾她的起居,并向其灌输身为巫女所要承担的责任和以后将要做出的牺牲。只有这样,“绳之巫女”才能在最后“绳裂仪式”上献身时做到心无杂念,对世间毫无挂念,“绳裂仪式”也才会成功。十天后举行“绳裂仪式”的前夕,神官们会把在冰室家附近神社中的五块神镜拼合成具有封印之力的“御神镜”,其作用是辅助封印。在完成“绳裂仪式”后“御神镜”会和法绳一起放到“黄泉之门”前的一块御神岩上。在举行祭祀那年的旧历十二月二十三日,冰室家主会和四位神官一起打开位于月读堂中的月见井,并把绳之巫女带到井下,让其跪在井户中央接受月光的洗礼。洗礼之后巫女就会被带到祭坛接受“绳裂仪式”。“绳裂仪式”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中的刑罚“车裂”。在仪式中,冰室家主和神官将巫女放在石台上,在巫女的头和四肢分别绑上绳子,每条绳子的另一端都缠在不同的轱辘上,轱辘旁边有一个可以收紧绳子的机关。仪式开始后,家主和神官就会让绳子开始慢慢收紧,越来越紧……最后,巨大的拉力将巫女撕扯成了六块。仪式过后,用来绑住巫女的绳子会作为法绳搭在“黄泉之门”上,再加上“御神镜”的封印之力,就可以在“祸刻”这天封印住“黄泉之门”。在仪式顺利举行了几百年之后,又到了发生“祸刻”的那一年。冰室家像往常一样为仪式进行着准备,之前的“目刺仪式”和神镜回收这些准备工作都进行得很顺利。这次被选为“绳之巫女”的少女名叫雾绘,经过十年的幽禁生活,雾绘早已对生命毫无眷顾,在她的生活里只有她的日记本和窗外的樱花树陪伴着她。一天,雾绘像往常一样向窗外望去,却发现有一名男子站在花丛中,正在专心致志的赏花。雾绘以前从未在家中看到过这个人。那个人在后面两天也有过来赏花,雾绘就这样静静地在窗口看了他两天。在第三天的时候那个陌生人发现了雾绘,他微笑着向雾绘挥了挥手。由于害羞,雾绘跑回屋子里,她感觉到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烫。就是这样的初遇,让没有见过外人的雾绘对这名男子产生了好感。之后的几天,他们的感情发展得很快,他甚至还私自带雾绘出来玩,跟她说外面美好快乐的事情。没几天,雾绘就觉得

零ZERO

分页符

离不开他了。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,于是冰室家的神官们杀死了那名与雾绘相爱的男子。雾绘跑去问神官为什么那人都不来了,神官只是说他回家了。可是在梦中,雾绘又见到了他,当雾绘看到他那悲伤的眼神,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在后面的日子里雾绘都是在思念、愧疚和痛苦中度过的,她觉得自己那人的死都是她的错,雾绘非常地思念他,想和他在一起。对生命和情人的不舍实际上已经使雾绘失去了作为绳之巫女的资格,但“绳裂仪式”必须要完成,冰室家没有其它办法,只能勉强一试了。在临死之前,雾绘的脑海里回忆着和他相遇的那一天,回忆着那天美丽的樱花……雾绘死后,家主和神官们像以前一样进行着仪式。可突然间,绑在“黄泉之门”上的法绳断裂了,随后“御神镜”也破成了五块,“黄泉之门”开启,“祸刻”来临。能令死者复活的瘴气从门内涌出来,情况很快失去了控制。家主因接受不了,疯狂的杀害了冰室家所有的人,然后切腹自尽。而破成五块的神镜形成了结界,限制了恶鬼们活动的区域。雾绘的灵魂在瘴气的影响下分成了两部分,一个是代表她心中邪恶部

零ZERO

分的雾绘,一个是代表她心中善良部分的小雾绘。邪恶的雾绘成为宅中恶灵的头目,将误入宅中的人都使用“绳裂仪式”将其虐杀至死;善良一面的小雾绘则等待着能有人来将“黄泉之门”再度封印。1946年,民俗学者宗方良藏带妻子宗方八重、女儿宗方美琴来到冰室邸,因为此地环境很好所以被认为适合八重调养身体。然而,八重捡到了一部摄影机,用摄影机拍到了灵,于是开始频繁地使用摄影机,却因为抵御不了摄影机的灵力身体愈发的差了。实际上,摄影机的灵力来源于内部的御神镜碎片。一天,美琴和朋友一起在房子里玩捉迷藏,却全部失踪了,而相机在八重午睡前被美琴要走了。事实上,除了美琴以外,美琴其他的朋友是被“长臂男”抓走了,以至于全部变成了怨灵。而长臂男其实是一位女儿成为了绳之巫女的父亲,由于过于思念女儿变成了怨灵,开始掠夺孩子并把她们藏起来。美琴失踪后,八重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因为摄影机的灵力影响变得不用相机也能看到灵,由于承受不了美琴的失踪以及恶灵的困扰而上吊。良藏在八重上吊后决心研究出房子的秘密,最后找到了鬼口,却被从中出现的雾绘杀死。然而几天后,失踪的美琴被发现了,连同摄影机一起,失去了失踪期间的记忆,后被雏咲家领养。美琴将摄影机留给了女儿雏咲深雪,而深雪也因为承受不住摄影机的灵力而发疯上吊,又将它留给了儿子雏咲真冬和女儿雏咲深红。两个孩子天生能够看到“不存在的东西”。1986年9月9日,作家高峰准星、编辑渚方浩二和助手平坂巴来到冰室邸调查取材,却被雾绘一一杀死。12日绪方死亡,14日平坂巴死亡,15日高峰准星死亡。9月24日,哥哥真冬为了寻找恩人高峰来到冰室邸调查,可是也没有归来。10月2日,妹妹深红为了寻找唯一的亲人——哥哥真冬,来到了冰室邸……